【刃右】兔(11) (第1/20页)

加入书签

罗浮的天倒是透亮,月亮也许是仙舟人最为钟爱的意象,无论船在宇宙中航行去了何方,仰起头来总能见到这一轮明月。

在应星久远的童年里,那个被战火焚烧的星球上,仰起头可以在夜空中看到两颗辽远的月亮,一个大点儿,一个似乎比小拇指还小。

初到朱明时,他看着天上的唯一一个月亮时,总是觉得似乎少了点儿什么。

倘若婴孩时期所见所闻的一切是造物主予以人的初始设定,那应星余下来的人生里,永远都缺失了一个小小的月亮。

关于故土的记忆他已经遗忘了很多了,他那时离开得太早了,而痛苦与恐惧的时刻总会遮掩住记忆中的其他部分。

也许他也有很多兄弟姐妹,但是他一个都记不清了。

只有一些坐在母亲膝头上,被人用勺子喂着某种豆子做成的豆泥的味道、一些木制的益智玩具、一只丢失已久的兔子玩偶还存在于他的脑海里。

令他感觉到幸运的是,关于剩余不多的家庭的回忆中,似乎没有任何的痛苦与悲伤。他的幼童时期算得上是幸福甜蜜,被一双双手拥抱,被一片片嘴唇亲吻额头。

或许是在他的“初始设定”中关于家庭的温暖回忆,给了噩梦以可乘之机,它扮作幸福甜蜜的样子,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躺在病床时被人将小腹上的凸起硬生生压下去时的剧痛中伴随着某种失落钻进了他的脑袋里。

应星手指绞进床单,几乎要将嘴唇咬出血来,他的腹部疼得不像是他自己的,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也钻了出来,他抬起身来,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些红色。护士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又摁回了床上。

“可以了吗?”景元的声音罕见地带上了一丝慌张。

“不行,你还没帮他排干净呢。”

应星仰头看见景元那紧皱的眉头,想着自己这样子,也许要把这小子吓坏了。

倒是没想到景元在幽囚狱里刑讯过如此多的囚犯,却会在病床前辅助护士给病人按压腹部时慌张成这样。

之后的按压中,应星手心里渗出来的汗水将床单染湿了一片。在每次觉察到用力之时,他心中竟然会生出来一种恐惧。

好疼好疼好疼,如果他是做错了什么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在认错了。但这并非是惩罚,这只是一场治疗,不会随着他的认错和哭泣而停止。

所以应星只是咬紧牙齿,看着自己的小腹慢慢瘪下去,上面出现青紫色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耽美小说相关阅读: 【火影】日光照耀卡瓦格博 十二缘起支同人 艳臣 【霸凌刀凌】背叛(ntr)高h 灌养一朵花 【花亦山心之月.宣望钧同人】望花 我的余生名为你 如何玩弄一个反派 某科学的超电磁炮之你的骑士 [华文-耽美BL] 梦在的故事 【暗杀教室】杏坛的救赎 【一往吴乾】今安在(架空武侠au) 【珉佑】布朗尼计划 人在型月,刚被干翻 【柯南/总受】今天喝到假酒了吗 【潮】你X何立 [原创4] 鬼王的新娘 现代十二生肖之乱世纪元 仰望爱神 攻略冤家的教战守则